小妖盖

闭上眼睛我想要更爱你

-撒娇时刻-

“胜铉,难受……”
生病的权志龙最难招架,平时不撒娇的主,像似把这娇都积攒到了生病时,一时间发作起来,崔胜铉觉得他实在磨人。
就这“难受”二字让他念的抑扬顿挫千回百折,尤其那个“受”字,拖了老长的音。
“抱…!”
又来。
见崔胜铉呆愣着没什么反应还撒气地蹬了蹬床。
“抱抱抱,宝贝公主。”
“什么公主!是大王!给我捶捶腿!”
权志龙腿一抬就横在了崔胜铉身上,确实是个大王,而崔胜铉就是那个被抓来的压寨夫人,给他捏捏腿,又捶捶,完了还细着嗓子问“大王喜欢吗?”
“小妞不错!大王喜欢!去!我饿了!给我弄点吃的。”
“是,我这就去。”
崔胜铉朝着权志龙抛了个媚眼就出了卧室,一关门就听见权志龙中气十足的大笑,哪里像个生病的人。

“志龙,出来吃饭了。”
“哥你进来一下!”
“怎么……”
“了”字还没出口,走到卧室门口的崔胜铉就看见权志龙站在床上伸出双手摆好了姿势。
“出去吃饭还要抱着去?”
嘴上这么说,手却已经不听使唤去把权志龙抱在身前了。
权志龙双手环住崔胜铉的脖子,双腿夹住崔胜铉的腰,在他耳边轻声道“我是病人。”

到了客厅,崔胜铉把人放下来,可权志龙缠住他嘴里哼哼唧唧就不撒手。
崔胜铉哑然失笑,拍拍他的屁股问道“不吃饭了?”
“这椅子硬!”
崔胜铉:“……”
这椅子可是权志龙当初亲自选的,理由:软。
“那坐我腿上?”
“好!”
权志龙笑眯眯地答应,一脸我就等你这句话的表情。
等调整好,权志龙就张着嘴“啊——”等投喂。
崔胜铉一勺一勺小心翼翼地喂给他,时不时那纸巾给他擦擦嘴,照顾周到,毕竟今日的权志龙不同往日的霸气,他在今天就是个三岁爱撒娇的宝贝儿。

吃完饭崔胜铉要权志龙回房间休息,权志龙摇摇头从崔胜铉腿上起来,把凳子搬到厨房门口坐下,说:“我要看你洗碗。”

看来生病的权志龙不仅爱撒娇,还爱粘人。

“哥,我要洗澡。”
这句话看似打报告实则是要崔胜铉和一起他洗澡。
“你不怕我……?”
“不怕!我今晚要舍身陪君子!”
“………好好洗澡,我不会干什么。”
“我知道,逗你玩的。”
崔胜铉:“………”

“胜铉哥,还不睡吗?”
“你先睡,我在看会儿书。”
“哦……”
权志龙把被子往上拉盖住半边脸,眼睛直直地盯着崔胜铉看。
崔胜铉被这火辣辣的目光盯的实在看不进书,只好放下书问他:“怎么了?”
权志龙扭着挪过去,半靠在他身上,腿不老实的磨蹭着他的,声音里略带着小委屈答道:“你都没有在浴室对我做什么……”
看来某人期待着浴室强暴。
崔胜铉为了补偿他失落的小心情,翻身把他压住,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又在嘴上啵了一下,权志龙正要眯起眼睛享受,崔胜铉就停下了动作从他身上下来躺到他身旁搂住他。
“呀……!”
“好了再做。”
“我早就好了!”
“哦?那今天还说我是病人,在借机撒娇?”
“对啊!………啊!不对!不是!我不是趁生病撒娇,我……”
崔胜铉听着他碎碎念反驳,又更加拥紧他。
“以后不生病也要随时撒娇。”
一句话截住了权志龙接下来的其他解释,他愣了会儿才慢吞吞的回答:“知道了…”
回想起之前的一些事,权志龙想找个地方把自己埋了,无奈被崔胜铉环在怀中,他也只好往崔胜铉怀里钻,又蹭了蹭,小动作不停。因为被揭穿后真的是太羞耻了……
“乖乖睡觉,病好了就做。”
“我不是…”
崔胜铉亲了亲他的额头,权志龙腿上又开始动作,崔胜铉双腿夹住他,这下无法动弹了,最后乖乖的应了声“好…”

-肉长在了哪里-


看着对面狼吞虎咽的人,崔胜铉忽然又想起了那个疑问,这一顿饭四五碗的人怎么就不长肉呢?

或者肉长在了隐蔽的地方?

鉴于之前是勾肩搭背的纯洁兄弟关系不好上下其手一探究竟,所以其至今是个未解之谜。

现在是搂抱牵手的恋人关系,那么就………

“哥?走啦,干嘛一直盯着我看…”

权志龙看着那人探寻的目光把自己上下打量,不由得有些轻颤,大白天那样暧昧的眼光很让人害羞的好不好!

“咳……嗯,没什么…”

兄弟关系的第三百六十二天,恋人关系的第二十八天,崔胜铉在心里默默提醒自己: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还是继续在亲吻搂抱阶段比较好。

掀衣服什么的以后再说。

十指相扣的一瞬间,崔胜铉没由来的有些紧张,可能是想到了掀衣服,所以扣得很紧。

“哥你扣太紧啦……”

崔胜铉闻言刚想松一些,就被那双手更加扣紧。

“不过我喜欢。”

………

此刻不来个表达爱意的热烈拥抱更待何时!

崔胜铉手上一个用力就把低着头往前迈步子准备出门的权志龙搂进怀里。

手搂上权志龙的腰,把他整个人都牢牢锁在自己的怀里。

“哥你真是,每次都那么用力。”

权志龙把头埋在崔胜铉的肩头,过了十秒后知后觉地开始脸红。

“崔胜铉你不要顶我啊!”

“喔?刚才还说我每次都那么用力,我还以为你喜欢。”

“我说的又不是那个用力!!”

权志龙气的锤了一下崔胜铉,不正经!

“放开,我要去学校了!”

“不放,还没弄清楚我的疑问?”

什么疑问?

权志龙还未问出口,腰上就被崔胜铉捏了一把。

“呜哇!!你干嘛!”

“唔……腰上也没什么肉呢?”

“什么……?”

“上半身没肉的话……那就是下半身啰?”

看着崔胜铉危险的目光权志龙全身一个激灵,使了吃奶的劲想要挣脱,无果。

啊!为什么平时不听东永裴那货说的要好好锻炼不然以后斗不过崔胜铉啊!!

“呀!!!呀!!!崔胜铉你他妈的敢再掐一下我的屁股试试!!”

“呀!!!不许摸大腿啊!!!”

“你他妈别往大腿里面摸啊!!!!”
………

以上来自权志龙的抗议全部无效。

崔胜铉说,既然找到了肉,那么就该尝尝了。

-love,day after tomorrow-

ins看到村上隆转发的画作之后,权志龙翻了个白眼。

谁会和那位不熟的哥做那种事啊!

继续往下滑,但其他的图片上老是会出现那张画的影子。与其说影子,倒不如说是权志龙太在意画上的动作,大脑自动回想投影而成。

画面冲击力太大,权志龙想忘掉都不行。

哼…谁……谁想和他做那种事了!

嘴上这么嘟囔,脑内却已经出现了画面,导致他看见回家的崔胜铉后整个人都像被煮沸了一样,脸上冒热气,背上也觉得很热。

崔胜铉狐疑地盯着权志龙,这小子不会发烧了吧,脸怎么红成这样。

被崔胜铉盯着,权志龙觉得更热了……懊恼地低下头,脑子里总是不停闪现两个人挡在娃娃后面接吻的画面。

“你是不是发烧了?”

手背贴上权志龙的额头,引得那人一抖。

“啊?没……没有…”

“那脸怎么这么红?”

崔胜铉想是不是手贴上去感受的不太准确,就又捧住权志龙的脸,想贴额头感受试试。

权志龙呆楞地看着崔胜铉靠近,他很紧张,但却不想慌张的跑掉,他在期待……期待崔胜铉会像画上那样吻自己。

额头相抵后,崔胜铉想权志龙确实是感冒了,额头好烫。

这么近的距离,他感受到了热气,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正准备退开去给权志龙拿感冒药,自己的手上就覆盖上了另一双手。

脸往后退到可视的距离,才发现权志龙咬着下嘴唇,低垂着眼睑,双颊绯红。

鬼使神差地,崔胜铉问了句“这是要我亲?”

然后权志龙就闭上了眼睛,稍稍抬高了下巴,一副“快吻我”的模样。

呀……你这样的话我可就什么都不管了。

唇舌交缠之际,崔胜铉的手摸到了沙发上的娃娃。

好像是村上隆送的娃娃。

正好呢,可以拿来挡挡,遮住志龙接吻时的样子,才不想要窗户外的人看见。


……(尽管崔先生家的窗户外是条江)



【:D 文名乃仓木麻衣的歌名,和本文无关,觉得好听想卖个安利】



-一个不小心-


崔胜铉把从权志龙那里抢来的饼干含在嘴里露出半截,表情欠揍地仰着头看着权志龙,一副“有本事你来吃啊”的样子。

权志龙比崔胜铉小一岁,得叫崔胜铉哥。

但权志龙从来不喊崔胜铉哥,总是崔胜铉崔胜铉没大没小地喊着。

“崔胜铉!你个蠢蛋!快把饼干还我!”

权志龙追着崔胜铉跑,在崔胜铉后面大声嚷嚷。

崔胜铉喜欢逗弄权志龙,谁让那臭小子不听话,不叫自己哥,明明大他一岁,真是没礼貌。


一下子停下来,崔胜铉转过身,权志龙急忙刹车。

不巧,还是撞上了。


“崔胜铉你干嘛停下来!撞疼老子了!”

看吧看吧,总是这么不知礼数,要好好教训他。

崔胜铉用眼神示意权志龙,有本事就这样把露出的半截饼干吃了,要不然没饼干吃,自己看着办。


这眼神示意常人是难懂的,但权志龙就是这么不点自通。


“吃就吃!老子还怕你不成!”



咔嚓。

随着饼干断掉的声音传来,崔胜铉感受到了权志龙柔软的嘴唇。


嗯,比那火爆脾气软多了。


权志龙咬了饼干就跑掉了。


现在脸红红的,一定不可以让崔胜铉看到!


………..可是,那是不小心亲上去的呀。


慌张什么啊,真是……..


权志龙小跑一会儿又慢慢地停下来走路。


刚才的错误举动会不会让人误会,就像畏罪潜逃,畏亲了崔胜铉嘴唇的罪。


权志龙回了教室,慢慢地回到自己的座位,然后软趴趴地伏在课桌上。


崔胜铉过了会儿就回来了,带着一盒新买的饼干。


好吧,无视刚才的不小心触碰,崔胜铉你要淡定!


“志龙。”

“干嘛!”

语气不善。


生气了吗?


崔胜铉想自己真是机智,买了志龙喜欢的小饼干来赔罪。


“志龙…..”

崔胜铉拉了拉权志龙的衣袖,语气可怜兮兮的。

“志龙…………我买了你爱吃的饼干……”

权志龙心烦意乱,崔胜铉低沉的嗓音更是让权志龙像只猫被毛线缠绕了一样,好乱。



“你自己吃!”


还是好凶QAQ

崔胜铉鼓足勇气再次拉了拉权志龙


权志龙终于忍不住了,掀了盖在头上的外套,一下子站起来,桌子被撞得晃了晃。

“我说了不吃!”

权志龙吼出来,引来全班同学的注视。


崔胜铉眼疾手快,把外套抓起来,盖在两人头上。


呼……..

崔胜铉松了口气。


“你为什么把外头盖在我头上?”

权志龙疑惑地看着崔胜铉。

“为了不让他们看你。”

………..



外套里好热……..

大夏天的。


可是权志龙又不想从外套里出去,他现在和崔胜铉挨得很近。


现在的气息已经不是属于夏天的热气了,是崔胜铉的鼻息,热气喷薄在权志龙脸上。


越来越靠近,黏上了。


停了几秒。


我在干什么!

两人反应过来同时跳开,不过外套还是挂在权志龙头上。


这下崔胜铉没有再打扰权志龙,默默地走开了。


他要好好回去反省一下自己的行为。


权志龙没有拿下外套,又重新趴在桌子上,脸上烧着。




这个夏天太热,热得人脑子发晕,没法思考。



“权志龙,崔老师找你。”


有人扯着嗓门在教室门口喊。


崔老师….音乐老师找我有什么事?


权志龙走到办公室,崔惠允正在看剧本。


“崔老师,找我什么事?”


“志龙啊,对舞台剧有兴趣吗?”

崔惠允抬起头看向权志龙,相似的眉眼在抬头的一瞬间,权志龙以为是崔胜铉。


“没多大兴趣。”


权志龙觉得不妙,突然想起文化祭就在几天后。

“这样啊…..可是志龙能不能帮帮老师呢,老师觉得你是合适的人选啊,对于这个舞台剧。”

崔惠允微笑着看他。

权志龙不得不承认,崔家人的外貌杀伤力太大,他有些招架不住。

“可是老师……..”

“志龙,就帮老师一次好吗?”

崔惠允温柔地让权志龙不知道怎么拒绝。


“不可以吗?”

崔惠允眨了眨美丽的双眼,权志龙完败。

“好吧…..”


最终还是答应下来。


“老师,我出演哪个角色?”

权志龙看着剧本,居然是睡美人………


可千万别让我演那个美人,我宁愿当棵树。

“女主角啊。”


权志龙崩溃了。

“老师…..我,我是男的啊…..”

“我知道啊,这次文化祭你就当娱乐娱乐,反串一下嘛。”

“不可以吗志龙?”

权志龙觉得崔家姐弟除了外貌相似,连这可怜兮兮的语气也是如出一辙。


无力地点了点头。


崔惠允在心里比了个V,终于帮了自己的笨蛋弟弟一把。


排练的时候,权志龙才知道男主角是崔胜铉。


这下不说话也不行了。

自从上次的外套事件过后,这两人再也没有说过话,尴尬得不行。


“咳咳。”


崔胜铉咳嗽两声,清清嗓子,长久不说话,有些紧张。


“我们是对手戏啊志龙。”

“嗯。”


权志龙不知道说什么。


有些东西好像越界了。


权志龙不能控制自己的眼神向崔胜铉的方向飘去。

“志龙啊,认真点儿。”

崔惠允在旁边憋着笑提醒权志龙。


………被发现了的感觉。


排练到了最后高潮阶段,吻醒睡美人。


权志龙现在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被崔胜铉拥在怀里,心脏砰砰跳啊,不能克制的那种。


脸也红了吧。


崔胜铉肯定在嘲笑自己。

权志龙绝望地想。


崔胜铉在笑,但不是嘲笑。

这小孩怎么这么可爱。


脸红扑扑的,睫毛微颤。


很紧张呢,志龙。


慢慢地靠近,带着笑意,借位吻在了权志龙的嘴角。


权志龙睁开眼,有些莫名其妙。


带着失落的神情望着崔胜铉。


“想问我为什么吻在嘴角吗?”


崔胜铉坏笑着。


权志龙腾地跳起来。

“没有。”

生硬的语气,掩饰尴尬。

“排练完了,我回家了。”

“嗯,拜拜。”


崔胜铉想上次大概是一吻定情了,真是要感谢那个小饼干。

想明白了对权志龙的感情。

但权志龙怎么想的呢?

那个脸红的小可爱啊,不知道他怎么想呢。



以后几次的排练,崔胜铉都吻在了嘴角。

权志龙有些不满。

上次都吻在嘴唇了啊!


但是不能表现出不满。


低落的气息环绕着权志龙。

每次崔胜铉吻完后的坏笑,又让权志龙心里发毛。


笑屁啊!

权志龙瞪着崔胜铉。


“好了,明天就是正视演出了,回去好好休息。”

崔胜铉把手放在权志龙的头顶,温柔的揉着他的头发,企图浇灭小火龙的怒气。

“嗯。”

软软的回答,火灭了。



后台换衣服着实让崔胜铉惊艳了一把。

金色的长卷假发,古典的英式宫廷装,崔胜铉以为真是睡美人来了。


权志龙的红润的脸庞被金发衬得漂亮。

看到崔胜铉看呆的样子,权志龙有些害羞和小得意。


哼哼两声坐在崔胜铉身边。


“志龙可真漂亮。”

性感的嗓音说出称赞的话,权志龙又脸红了。


总是脸红….



上台后顺利演出,到了最后的高潮,权志龙很紧张。


崔胜铉看着权志龙的脸,思考了会。


逐渐向下吻住权志龙的嘴唇。


嗯?!怎么和排练的时候不一样!


权志龙耳根发红了。


崔胜铉并没有立刻放开,含住上嘴唇然后又辗转到下嘴唇,没有探如口腔,却也让权志龙面红耳赤,薄薄的粉底盖不住了。


崔胜铉放开后移到了权志龙的耳边。

“这样就脸红了?”


权志龙听到这话身子一颤。


下面响起观众的掌声。


演出结束了,谢幕。


崔胜铉抓着权志龙的手鞠躬,权志龙想摆脱却不能。


到了后台,崔胜铉和崔惠允说了几句话的时间,权志龙就不见了。


“姐,他跑了。”

“谁让你吓他的,白痴!‘

崔惠允就着剧本敲在崔胜铉头上。


明天还要上课呢权志龙,现在随你好了,消化消化也好。


权志龙第二天当然来上课了,不可能为了崔胜铉就逃课的。

他响当当男子汉,才不怕崔胜铉!


但放学后他就想逃走……..


“站住!”

崔胜铉上前抓住要逃跑的人。


“权志龙你躲什么?”

“没躲。”

明显底气不足。


“喜欢昨天的舞台剧吗?”

“喜欢。”

“喜欢昨天的服装吗?”

“喜欢。”

权志龙回答的时候完全不看崔胜铉,一味地答着喜欢。

“喜欢昨天的吻吗?”

“喜欢。”

“喜欢我吗?”

“喜欢。”

………..这节奏不太对。

权志龙猛然抬头,对上崔胜铉充满温柔笑意的眼睛。


哼唧,有说会说话的眼睛了不起啊。


“不喜欢。”

权志龙又急忙矢口否认。

“哦。”

“呀!崔胜铉我说了我不喜欢你,把你的手从我腰上挪开!”

“呀!不是让你挪向屁股!”

“呀!崔胜铉你不要脸。”


……….

真是口是心非的小火龙。

不喜欢还往我怀里窝干嘛呢?




(再炒!嗯!

-酒壮怂人胆-


人总要身体上拉近距离后才能在心灵上熟络起来。

随后便是熟的不得了的亲密,熟地融化了,合二为一,成为挚友或者恋人。

再或者友达以上恋人未满。

啧,行了权志龙,乱想什么呢。

你们的性别就决定了你们此生只能在友人这个阶层好么。

权志龙看了一眼正和姜大成打闹的崔胜铉,停止了那团乱糟糟的思维。

彼此挨近之后才知道,他只是看起来很凶,其实很蠢,虽然有时候凶起来真的很凶,但大部分时间都在暴露自己的低智商,他只是看起来高冷难接触,其实很可爱,经常像只猫咪一样爱炸毛,不过炸毛也很可爱,喜欢逗他,逗完再顺毛。

但这只限于心理活动,没人知道他们对彼此的看法。

权志龙遇到喜欢的对象,就只有一个想法,搞到手。

清秀的外貌,擅长调情玩浪漫,温柔体贴,偶尔使坏霸道一下,这样的权志龙追女孩真的很容易,所以换女朋友也像他更新自己的衣帽间一样勤快,他花心,没人不知道,但也没人不想往他身上贴。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那男人不坏男人不爱也可以成为至理名言吗?

呸!男人都喜欢温柔可爱的小女人,你自己以前不也一样。

权志龙默默地在心里吐槽自己改编的名言。

可那也是以前了,现在自己这个大男人喜欢上了另一个大男人,以前遇到喜欢的人后的行动也不能实施了,对象不一样,性别不一样。

崔胜铉你怎么不是女人,蠢蠢的可爱你怎么不是女人呢?你是不是投胎投错了,还是阎王爷忘了你其实该是个女人,为了遇到我你应该是个女人才对,但为什么我上男厕所你也上男厕所,哦!崔胜铉你他妈居然和我一样是个带把的!

真想把你掐死让你重生。

但我又舍不得,万一你来世我们不能相遇怎么办。

权志龙坐在凳子上,像泄了气的皮球。

“志龙啊,怎么了?”

蠢熊走过来坐在权志龙旁边。

权志龙低着头,瞪了一下眼睛,让自己精神点儿。

抬头对上崔胜铉关心的双眼。

“哥我没事,对了,明天我生日,晚上会开party,你来吗?”

说完又低下头。

他不想让崔胜铉看见自己脸上的红晕。

崔胜铉的眼睛真的好漂亮,小星星一样一眨一眨的,把权志龙的心都给眨化了。

“当然来。”

说着用手揉着权志龙的头发。

崔胜铉手的温热通过头发传来,权志龙现在有点儿想窝进崔胜铉怀里。

怀里也很温暖,以前感受过,在他们得奖的时候,崔胜铉很激动,一把把权志龙拉近怀里抱紧,说着志龙你真棒。

哥,你也很棒。

权志龙说。

他贪恋崔胜铉的怀抱以及他身上的味道,但兄弟间的拥抱又能持续多久,最多几十秒,然后手放开。

就算只有一下下也好,如果你能成为我的恋人的话。

…….

时光流逝,和你认识都已经过了几年了,那又怎样。

在你面前我的名字不过是朋友而已。

……..

他把自己的小心思写进歌词里,他在暗示,但崔胜铉一直不懂。

后来一想,以他崔胜铉的智商怎么会懂。

其实不懂也好,懂了说不定连朋友也没得做了。

偶尔可以抱抱,虽然是兄弟间的。

偶尔可以搂一下,虽然是兄弟间的。

偶尔也可以亲一下,虽然那是为了拍剧需要的,并且只有一次,但也让权志龙的心脏狂跳,原本半梦半醒,却因为嘴唇上柔软的触感和崔胜铉近在咫尺的脸猛然清醒过来。

幸好化了妆,幸好有粉底,不然红着脸可就暴露了。

有时候权志龙想告诉崔胜铉,借着酒精,我喜欢你这句话也许会比较容易说出口,但大脑里那剩余不多的理智还是拉住了他,悬崖勒马。

你疯了么,你说出来你们就玩完了!

脑内穿着白衣服像小天使一样的权志龙说着。

最后权志龙什么也没说,借着酒精栽进崔胜铉怀里。

“志龙喝醉了,我送他回去。”

嗯,好,反正我只要你送我回去。

崔胜铉把权志龙背在背上。

权志龙有些晕晕乎乎,崔胜铉的身上的味道钻进权志龙的鼻子里。

真好闻。

他希望崔胜铉一辈子都不要把他放下来,就这样背着,还有他现在一点儿也不想就这么睡过去,但他好困。

这酒怎么就这么醉人,连着崔胜铉身上的味道也开始醉人了,好想记住这味道。

还有被他被在身上的感觉也想一并记下来。

“喂崔胜铉,你的香水是哪个牌子的?”

“Dior…..”

哪款?

崔胜铉说了,但权志龙已经睡过去了,没听到,没记住。

就这么沉沉的睡过去,谁死了简直。

所以连崔胜铉帮他盖好被子顺便在他的嘴上亲了一口他也不知道。

下次可不能喝酒了,要装醉酒才行。

不过以权志龙的智商是想不到的,虽然他一直认为自己挺聪明,他哥才傻呢,他一直这么觉得。

酒壮怂人胆。

呸。

乱说话!这怎么能叫怂呢!这是考虑周到!做不成恋人还是可以做朋友的。

唉,为什么我不酒后乱性呢?果然我还是很理智的。

权志龙多想酒后干出点儿什么事来,但他又怕真干出点儿什么事来,所以没有一次干出点儿什么事来。

今天我生日,我是不是该干点儿什么事,喝喝酒然后往崔胜铉怀里扑?

啧,这不是和以前一样吗。

权志龙的胆子还不是很肥,没喝酒就更小了。

“哥?”

“嗯…志龙啊。”

低沉沙哑的声音就这么隔着听筒传来也让权志龙的心跳瞬间加快。

“这都下午了哥怎么还在睡啊,今晚记得来啊,还有一会儿就该起来了,别又睡过去了。”

权志龙说这些话的时候很不自在,用手抹了抹鼻子。

真是的,人又不在你身边,害羞个屁!

还有这心跳会不会太快了。

崔胜铉真的听话地起床了,洗漱完毕,整理好着装,拿着准备好的礼物出门了。

这东西果然早就该送出去了。

盒子里躺着一对金色的手镯。

我们是情侣哦。

那副手镯这样说。

不要脸!还没勾搭上呢就情侣了!

“哥你终于来了!”

李胜利上去楼主崔胜铉,东永裴在帮权志龙切蛋糕,姜大成在一边笑着。

“堵车嘛。”

崔胜铉说着往权志龙那儿走。

今天他没化妆,没了妖娆,干净可爱,像大学生。

怎么看都不像二十多岁的人。

崔胜铉笑着看向权志龙。

“哥,你来啦。”

崔胜铉摸了摸权志龙的头发,眼神温柔。

权志龙有些愣神。

这动作在平常看来就是哥哥对弟弟的关心爱护,但今天好像不一样。

诶不对不对,权志龙你怎么没喝酒就醉了。

摇了摇头,权志龙让崔胜铉坐在他旁边的沙发上。

过了几分钟,人差不多都到齐了,大家一起说了生日快乐。

权志龙许愿。

双手合十,闭着眼睛很真诚。

“许了什么愿望啊,嗯?”

李彩林喝了些酒,搂着权志龙的肩膀问着。

“说出来可就不灵了。”

权志龙意味深长地看了眼坐在沙发上喝酒的崔胜铉。

崔胜铉瞟了他一眼,没人看见。

像深潭一样的眼眸里只有权志龙。

权志龙觉得今天自己又喝多了,其他人也喝得有点多,吵吵闹闹的。

磨磨蹭蹭走到崔胜铉旁边坐下。

脑袋又有些晕了。

都说权志龙是崔胜铉的痴汉,此话没错。

比如现在,他就这么直勾勾地盯着崔胜铉。

“哥你为什么长这么帅!谁允许了!”

权志龙一喝多就开始说胡话。

“志龙你也很帅。”

也很可爱。

酒喝多了,脸蛋也微微有些红,嘴巴嘟着。

谁允许你在众人面前这么可爱了。

这话我可是从来没说过。

“哥…..我问你……为什么你老是爱摸我的头发,我又不是你小女友。”

权志龙歪着头看崔胜铉。

崔胜铉伸手摸权志龙的头发,未遂,被权志龙抓住手。

“哥你没回答我问题不许摸我头发。”

崔胜铉准备接话,权志龙又开始絮叨。

“还有啊哥,为什么我老是觉得你看我,舞台上,私底下,你说我是不是太自恋了,还是说我看你的时候你刚好在看我啊…..嘿嘿嘿。”

“为什么我打你的手你就摊着手让我打,每次看你摊着手掌,我还以为你会抓住我的手…….”

“为什么演唱会完了累了休息要躺在我的腿上,我也很累啊,下次换我躺你腿上成吗?”

“为什么你每次都那么体贴的把我送回家,对我那么好你知不知道要坏事的!”

“为什么你每次对我做的动作明明是兄弟间的我还会多想,你一碰我,我的心就砰砰跳,跳的好快好快。”

权志龙说着就拉起崔胜铉的手把他放在自己的心脏的位置。

完了,这次小天使没能拉得住权志龙。

“哥,感受到了吗?是不是跳的很快。”

崔胜铉没说话,暗黑的眼睛盯着权志龙。

“哥你是不是喜欢我啊,唔……不对,哥……我说反了。”

“我是不是喜欢我啊…..”

“唔……也不对…..”

“哥是不是喜欢我啊…….”

“诶……怎么又绕回来了……”

“哥……”

“唔……”

权志龙后来的话被崔胜铉堵住,崔胜铉停留在他的嘴唇上良久才放开。

“现在能说清楚了吗?”

“嘿嘿嘿,哥,今天有没有拍秘密花园你亲我干嘛?”

“唉…….”

崔胜铉摇了摇头,这小子一喝酒就不行了。

拉着权志龙进了他的卧室。

“哥……他们还在外面,我么也出去。”

权志龙说着就往外走,崔胜铉觉得不能再由着他了。

手一伸把权志龙拉回自己怀里。

他需要告诉权志龙今天不是秘密花园里那样蜻蜓点水一下就可以解决的。

舔着权志龙的嘴唇,崔胜铉觉得有点儿像果冻。

其实现在被崔胜铉拖着的权志,身子软软的也很像果冻。

把权志龙往后带,顺势滚到床上。

崔胜铉把舌头伸进权志龙嘴里,勾着权志龙的舌头往自己嘴里带,权志龙有些不适的呜咽了一声。

这声音真是根导火索。

变得有些稍微粗暴的深吻几乎是要把权志龙口腔里空气给全部带走。

“唔…..”

权志龙想用力推开压在他身上的崔胜铉,但发现完全没用。

崔胜铉很重,而且他现在身子软,完全没多少力气。

有些抗议地锤了一下崔胜铉。

他终于放开了,不过在放开之前惩罚性地咬了一下权志龙的嘴唇。

权志龙迷离的看着崔胜铉。

深情地双眼也不躲闪,和他对视着。

权志龙缴械投降。

脸上真是快要烧起来了。

红着脸把头偏向另一边。

崔胜铉把权志龙的脸转过来,伸手捏住权志龙的下巴。

权志龙以为崔胜铉又要亲上来,猛地闭上双眼。

“哥别…….”

崔胜铉噗嗤笑出声。

“别什么?”

坏笑着盯着权志龙。

“别……别亲……万一有人进来就不好了。”

说完权志龙就觉得脸上又开始烫了。

算了,脸不能转眼睛还是可以转。

“志龙啊……哥……”

“哥你们不出……”

李胜贤闯进来看见崔胜铉把权志龙压在床上,愣是生生地把去字给憋了回去,顺带把门关上。

不一会儿就听见外面传来李胜贤尴尬地声音。

“啊哈哈,志龙哥和胜铉哥再聊专辑的事情呢,我们就先回去吧。”

“哥,我们走了啊。”

李胜贤大声讲着。

不一会儿外面就传来了关门声。

安静了。

这下就只有崔胜铉和权志龙的呼吸声了。

“志龙啊……我们以后商量专辑的事的时候都这样吗?”

“起开!谁要和你这样商量专辑!”

权志龙红着脸推开崔胜铉,崔胜铉抓住权志龙的手把他按在自己的胸口上。

“我的心也会因为你砰砰地跳的很快呢。”

权志龙看着崔胜铉的眼睛,那双漂亮的眼睛用来说情话果然能蛊惑人心。

“崔胜铉你是不是喜欢我?”

这次没有说错话,他真的是要这么问的。

“嗯,我喜欢你。”

说完就吻上权志龙的嘴。

“唔……崔胜铉”

权志龙推着他,虽然只是徒劳。

“大晚上的别发情……”

“志龙你也知道这是大晚上啊……”

你那么诱人又是大晚上的。

啧啧,权志龙你怎么又说错话了。

说错话是要被惩罚的。










-我觉得会冷-


崔胜铉开门进来的时候就看见穿着绿色长衫的权志龙正靠在墙上玩手机,那人聚精会神,丝毫没发现自己进来了。

脱掉上衣,想换拍摄要穿的衣服,却发现那衣服正挂在权志龙的背后。

自己都进来这么久还没发觉?

崔胜铉两三步走到权志龙跟前,抬起手撑在了权志龙的两侧,把他整个人都圈在自己怀里。

“玩手机就这么专心?”

“啊…没,没有…”

权志龙抬起头结结巴巴地回答,眼神闪躲。

因为他不知道现在该看哪里。

崔胜铉这家伙居然不穿衣服!

“你,你把衣服穿上…”

“那你把裤子穿上。”

崔胜铉弯了下腰,手伸进了权志龙的长衫里,探到他的底裤边,又绕到他的屁股上,手指慢慢滑下去,从后面摸到了他的大腿内侧揉捏了两下。

“唔……哥…我穿着的啊……你摸到的不就是…”

权志龙当然知道崔胜铉说的裤子不是指他的小内内,但他现在就想撩拨下崔胜铉。

谁知这一撩,自己的内裤就被崔胜铉给扯下来了。

权志龙惊呼一声,正想说“不要,呆会儿还有拍摄”就被门外的喊声给吓得一抖。

“哥!你们换好衣服了吗?呆会儿就要拍摄了!”

姜大声又敲了敲门,崔胜铉看了看面红耳赤的权志龙,低低地笑了起来,问他换衣服了没,权志龙没好气地推了他一下,就提起自己的内裤,走到沙发上坐着。

“大声,把你志龙哥拍摄要穿的衣服拿来。”


姜大声拿着权志龙的衣服,把崔胜铉的更衣室打开一个可以伸手进去的缝,把衣服递了进去。

崔胜铉皱着眉头瞧着这件透明薄纱带刺绣的衣服,“你呆会儿就只穿这衬衫?”

“对啊。”

“不冷吗?”

“开着暖气呢,冷什么啊。”

说着就把绿色长衫脱掉,走到崔胜铉面前接过衬衫往自己身上套。

刚扣好第一颗扣子,就被崔胜铉搂着腰,抬着屁股给抱了起来。

慌张中,权志龙只好用双腿夹住崔胜铉的腰,双手搂紧他的脖子。

“呀!你干嘛啊!”

“我还是觉得你可能会冷。让我给你加热一下。”

“我说了不冷!你……嗯…你别吸那里啊!!……”

…………

半个小时后,姜大声又被叫去拿衣服,拿崔胜铉包里的黑色毛衣。

“穿上。”

“你这个混蛋……”

权志龙抬起手臂遮住通红的脸面朝里面侧躺在沙发上。

满身的吻痕怎么办啊!!

崔胜铉就是个大坏蛋!!!

“穿上毛衣就好办了。”

哼…就你知道我在想什么。

“快起来穿上,还是要我帮你穿?”

听到此话,权志龙立马从沙发上弹起来坐直,乖乖地开始扣衬衣的扣子。

“你扣个衣扣怎么这么慢?!”

“你管我!”

崔胜铉实在看不下去权志龙这么慢,就上去帮他。

可被调教了一下的人似乎很敏感。

“啊……”

“我还什么都没做呢。”

崔胜铉笑了起来,眼睛往上一瞟就看见那人红着脸咬着下嘴唇可怜兮兮地望着他。

无奈的叹了口气。

“你再这表情盯着我,呆会儿就要耽误拍摄了。”

“那…那不扣了…!”

权志龙拿过崔胜铉肩上的毛衣快速地套在身上,就快步出了更衣室。

出了门就撞上了姜大声。

“诶,志龙哥,你不是要穿那件衬衫拍吗?怎么还套了件毛衣啊?”

“我突然觉得有点冷…”

余光瞄到了崔胜铉从更衣室出来,就急急忙忙的对姜大声说“我要去拍摄了”然后跑走了。

但姜大声觉得很奇怪。

冷吗?那怎么志龙哥的脸还有耳朵都红红的呢?

-一举拿下-

睁开眼的一瞬间,崔胜铉觉得自己完了。

权志龙非把自己打残不可!

计划是昨晚告白的啊,怎么直接全垒打了……

心如死灰地闭上了双眼,怀里的人就有了动静,崔胜铉一下子浑身僵硬,静等了几秒后,没有大喊大叫,也没有拳头砸下来,倒是嘴唇上突如其来的温软触感让他心跳加快。

权志龙把自己的腿抽离了崔胜铉的钳制,哼着口哨去了盥洗室。

这算是中奖了吗?还是头等奖?

崔胜铉躺在床上,听着盥洗室传来的淋浴声傻笑起来。

“崔胜铉,一醒来傻笑什么呢?”

权志龙一出浴室就听见了那人傻气的笑声,擦着头发,没好气的一脚踹去了崔胜铉的腰侧。

“志龙,你是不是要对我负责呀?”崔胜铉把被子撩起来,往里看,什么都没穿,“我的身心可都献给你了。”

“说笑呢你?你要怀孕吗?还负责?”

权志龙又用脚抵了抵崔胜铉的腰,没想到崔胜铉居然拉住他的脚踝往后一扯,他只好慌忙的把手按在床上稳住重心。

“你干嘛!”

“志龙不愧是练过的,劈叉都不疼的!”

“手放开!”

“嗯~”崔胜铉哼哼两声,又把手抚上权志龙的小腿,“不放,除非你负责。”

“我负责?你昨晚强上我!还…还我负责…!”

权志龙越说越小声,想到昨晚本想把这个醉鬼送回家,谁知道居然把自己搭进去了。

他是喜欢崔胜铉没错,可他还没想到要到那步。

一回想起昨晚的事,权志龙的耳朵就悄悄泛了红。

“那我负责!”

“谁他妈要你负责!”

崔胜铉放开了权志龙的腿,表情严肃。见权志龙背过身坐在床边,崔胜铉披着棉被就抱了上去,手脚并用。

“你起床还偷亲我呢!怎么洗个澡出来就变了…”

“……”

“别沉默,你说话啊!”

“你不说,那我可说了。”

“我喜欢你。”崔胜铉把头靠在权志龙肩上,他感觉到怀里的人明显的一颤。

“我知道你也喜欢我。”

“你知道个屁.!”

“别打断,还没说完呢。我知道你喜欢的时候我就想,你小子太能忍了,这三年,我交了女朋友你都还喜欢我,我分手了你还让我去把人追回来,我说你心怎么这么大呢!不知道我分手是为了你吗?”

“说…是不是……李胜利那小子…告的密…”

权志龙说话一顿一顿的,因为想把眼泪憋进去。谁知道才几个字,眼泪就兜不住了,吧嗒吧嗒往下掉。

“哭什么呀,男儿有泪不轻弹!”

崔胜铉伸手给他抹掉眼泪,但却越抹越多。

“你知道…知道个屁!”

“好好好,我知道个屁。”

权志龙把崔胜铉的手脚挪开,站起来转过身,又扑进崔胜铉怀里,把人压倒。

“你知不知道……我喜欢你…喜欢得多辛苦…呜…你根本就不知道!”

崔胜铉拍着权志龙的背给他顺气。

“我都知道。”

“知道你还……”

权志龙抬起头瞪他,崔胜铉笑着亲了一下他的脸蛋。

“我没有确定好自己的心意,怎么能随便就来找你啊。所以现在才……嗯,我相信你可以感受到我的心意。”

崔胜铉向上一顶胯,他要他的爱人感受一下自己的心意有多么的坚定。

他想权志龙感受到了他似火的爱,因为那人脸上一副燃烧的样子。

“你……哼!亲亲…嘴巴…”

“嗯,嘴巴亲亲,耳朵亲亲,哪里都要亲亲。”

“呀……”

窗外有鸟儿在歌唱,春光无限好。

-心动小事件-

权志龙每天在出门上学都前都会对自己说“崔胜铉的所有动作都是出于对弟弟的关爱”

好像每天默念一遍咒语就会变得不对崔胜铉心动一样。

今天依旧很多心动小事件。

小事件1号,由权志龙本人自己引起。

英语课期间,权志龙觉得有些冷,这天气不秋不夏的,一会儿秋凉,一会儿夏热。

「好冷啊。」

权志龙转过头对坐在他身后的崔胜铉说。他其实只是想吐槽一下天气,他真的没有别的意思……但崔胜铉就把自己的外套递给他,示意他穿上。

好吧,恭敬不如从命。

得到了温暖,权志龙转过身继续听课。记笔记时,头埋得比往常更低,因为崔胜铉的衣袖有香香的味道。

小事件2号,发生在午睡时间。

今天忘了带外套,又要趴在冷硬的桌子上了……吗?

又习惯性地往后转,看见了李胜利桌子上的外套。

“胜利,中午不睡觉的话,把外套借给我吧。”

作为班上长期的第一名,李胜利经常留午睡时间来写作业,复习。今天应该也是如此。

“那……”

李胜利还没开口答应,他的同桌就把一件格子衬衣递给了权志龙。

“不准流口水在上面。”

“谁会流啊!又不是三岁小孩子。”

权志龙一把抢过衣服,叠了几下垫在课桌上。

现在阳光灿烂,很适合午睡。

小事件三号,发生在下午第二节课。

上课又走神了,反正也接不上,权志龙索性开始转笔。但技术不好,转了几下就掉在了地上。只好弯下腰捡笔,捡到了顺便就躺在了同桌东永裴的大腿上。

让我休息会儿吧,反正也听不懂了。

“怎么了?不舒服?”

崔胜铉身子朝前一探,带着关切地目光。

“啊?不,不是。我就是想躺一下。”

权志龙慌忙地坐起来解释,脸上浮起了红晕。

干嘛这么紧张我……
这样我会很紧张啊……

小事件4号,发生在自习课。

老师不在,教室里又是一阵闹哄哄。

自然权志龙这儿也不例外。

前后的四个人男生正聚在一起八卦。

“诶,听说隔壁班的那个挺漂亮的女生和她男朋友在一起三年了呢。初中就在一起。”

“哦?是吗?那我们志龙要伤心了。“

崔胜铉一挑眉,看向正在给自己手上涂鸦的权志龙。

“我为什么要伤心?”

莫名其妙!

权志龙有些生气,就在崔胜铉的手腕上画了个很丑的手表。

“上次你不是还说她漂亮,说想追她?”

崔胜铉的手掌拖着权志龙左边的脸颊,歪着头看他。

“我那是开玩笑的。”

我那样说还不是因为你也说她漂亮!

“手拿开。”

权志龙打掉崔胜铉的手。

因为他的脸颊有些升温了。

“好啦,我知道你开玩笑。”

崔胜铉笑着摸了摸权志龙的头。惹猫咪生气了就要顺顺毛才对。

谁知这一摸,权志龙竟然直接转过去了。

“我写作业了。”

权志龙闷声说。

“生气了?”

“不是,我是真的要写作业了。”

权志龙用很正经的声音回答,这样才可以组织崔胜铉乱想。

东永裴斜睨一眼,他觉得权志龙不是在写作业,是在降温。

看来胜铉哥这把火烧的很旺嘛。

以上是今天的行动小事件。

每一个都可以让权志龙心跳加速的小事件。

-保证不乱来-


“咔哒”一声,房门被缓缓推开。

一个穿睡衣的男人轻手轻脚地进了房间,再把门给关上,落了锁。

环视一周,沙发上有行李,床上只有外套和毛衣以及一条牛仔裤。

难道准备睡了?

再走近盥洗室,果然,权志龙正在把脸上的泡泡洗掉。

崔胜铉慢慢走上前从背后抱住那人。

“回自己房间睡,明天还有演唱会,好好休息。”

“我不。我要和你一起睡。”

权志龙把盒子里的乳液点在脸上,“我不是给你买了一个陪你睡的抱枕吗?”

“抱枕和你又不是一个等级的。”

“乖,回去睡。等演唱会完了我再……呀!!崔胜铉我脸上的东西还没抹散!!!”

崔胜铉抱着权志龙出了盥洗室,把人放倒在床上后就自己覆了上去。

“我帮你。”

手掌温柔的把权志龙脸上的乳液摸摸揉揉晕开,这个东西还挺香的嘛。

不过……

“志龙,干嘛用这个把你的奶香味遮掉。”

崔胜铉蹭蹭权志龙,用鼻子在他脸上一顿乱嗅。权志龙推开身上这只大熊的脸,“又在说什么胡话。我哪有什么奶香味!没断奶吗你?”

说完,权志龙就觉得自己是挖了坑自己跳,崔胜铉这家伙居然隔着衣服含上了他的小点点。

那人舔舔咬咬,吮了一口后,抬起头一脸纯真地看着他说“妈妈的我早就断了,你的还没有。”

“你给我……回你房间睡!!!”

“我走了我怕你睡不好。”

“放屁!你走了我才能睡好!”

“你安心,我知道明天有演唱会,我不会乱来的。”

语气诚恳,眼神真诚。但不能被表面蒙蔽。

“……志龙,我都保证了…干嘛还把你的脚放在我老二上面。怎么你想来个裸足play?”

“滚!我是怕你趁我睡着乱来!警告你,小心你弟弟小命不保。”

“好吧。如果你不嫌累的话我不介意。哼哼,这样还不错,挺舒服。”

崔胜铉向权志龙挑挑眉毛,还吹了个口哨。

……真是流氓!

“关灯!睡觉!”

“晚安,宝贝。”

“晚安!流氓!”

在这样的约定下过了一晚,第二天却是另一番景象。

崔胜铉的一只手环住权志龙的腰,另一只搭在权志龙的屁股上…

看吧,我真的什么都没做。

他轻轻地拍了拍权志龙的屁股,准备叫人起床。

“早安,宝贝。”

权志龙哼唧了两声,又往他怀里钻了钻。

“早安,胜铉……唔…困,让我再睡会儿。”

-到底醉没醉-2


离醉酒强吻事件已经过去了半个月。

纠正,是强行蜻蜓点水,我又没伸舌头。

志龙哥,婉转点。

………

“婉转个屁!老子说的是实话!”

自从那件事过后,权志龙已经半个月没见过崔胜铉了。

李胜利摇了摇冰冻的啤酒,夏天就该喝喝这冷冰冰的东西,志龙哥也该喝喝,瞧这火气大的。

“拿开,我不喝。”

那我自己喝。

“说个事,那天我问胜铉哥记不记得你亲他了,他居然一本正经地说【有发生这种事?我怎么不知道】”

李胜利一边说一边观察权志龙,一副了然于心的表情,嘴角一边往上扬,皮笑肉不笑。

或者说是苦笑。

“然后我就说【我也问了志龙哥,他也说他没做过这事】接下来的一个下午,胜铉哥不管做什么都是心不在焉的,你说他这是怎么了?”

“我怎么知道。”

“志龙哥,想笑就笑吧,我知道你有些小开心。”

“你闭嘴!”

………

“好,我闭嘴,那接下来你就自己处理吧。”

李胜利给了权志龙一个wink就走了,留下权志龙一人看着迎面而来的崔胜铉。

关键时刻李胜利果然靠不住!!

权志龙今晚没喝酒,自然没胆,他左手捏捏自己的衣角,右手揣进衣服口袋又拿出来,手心都出汗了。

包间的空调是不是被谁调高了?

权志龙抹了抹额头上的薄薄的一层汗,目不转睛地注视前方,但余光却瞟到崔胜铉越来越近,最终坐在了他身边。

良久,他开口,“不喝酒吗?”

“不喝,我喝多了满身酒气回去会被我妈骂的。”

权志龙假装很认真的看姜大声和朴春情歌对唱,他不打算直视崔胜铉。

“今天我生日,陪我喝点吧。”

“放屁!你生日11月4号!现在才8月。”

“记这么清楚。”

“当然,谁让我喜欢你呢。”

崔胜铉阳光闪烁地看着权志龙,他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在加快。

既然上次我装醉,那这次我就故伎重演吧。

权志龙感受到了左肩上的重量,“干嘛呢你!”

“喝多了,有点醉,头晕。”

“起来,少跟我这儿装疯。”

……演技不好,被识破了。

“………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志龙,你好坏!”

崔胜铉故作娇羞地锤了一下权志龙的胸口,就把权志龙整个抱住,把脸埋在了权志龙的颈窝处。

“崔胜铉………你是不是有病…”

“有病,相思病。”

“那找你思的那个人去。别在我身上乱蹭,舌头也给我放好,别他妈舔我!”

这还是公众场合,真不知道有点分寸。

“我思的人就在眼前,我刚才还听到了他的心跳声,砰砰砰,跳得很快。”

崔胜铉说着就抬起头啃了一下权志龙的下巴,和刚才的行为一样的效果,引的那人身子一颤。

“思我还不找我?”

“我怕你不喜欢我了,你也没找我……也不承认…哼…不承认你亲了人家……”

崔胜铉又害羞的往权志龙怀里蹭了蹭。

………

“崔胜铉,你给老子好好说话!别他妈跟个娘们一样。”

“我男人起来你受不了。”

“看吧,我一句话都让你脸红了。”

“…少他妈废话!!……??呀!!你干嘛!!”

“干嘛?让我想想…嗯,先扑倒你,然后再强吻你。”

崔胜铉把手撑在权志龙的两侧,眼看越来越低,就要吃到了,但被权志龙捂住了嘴巴,那人头一偏,语气里带着投降,“好了好了………我知道你很男人…行了吧……你快起来!这儿还有人呢!”

“呀!!起来啊!”

崔胜铉盯着权志龙一脸受伤的表情。

“敷衍我。”

他就知道没那么好哄!

吧唧!轻轻地碰了一下崔胜铉的嘴巴。

“鉴于形势所迫,蜻蜓点水就蜻蜓点水吧。以后我再讨要回来。”

崔胜铉终于坐起来,权志龙刚松了一口气,就又被那只熊给抱住了……

“你干嘛啊………这么大了,还撒娇。”

“我喜欢你。”

“我知道。”

“那让我抱抱,好久没见你了…你还是这么香……”

权志龙觉得自己的脸可以煎鸡蛋了,烫的不行。

明明没喝酒,却也醉了。

醉在这只色鬼的怀抱中。

“崔胜铉,以前怎么没发现你是这样一个人,天天都想些什么呢。”

“想你。”

“你今天是不是偷吃蜂蜜了。

“嗯,刚才吃的,你脖子上都是蜂蜜。”

…………

李胜利和东永裴看着眼前的新晋的蜜糖情侣,他们觉得以后很有必要和胜铉哥学习一下,泡妞/仔的技术。

“胜铉哥段位真高。”

“废话,你看他以前在学校就会挑逗志龙,经常把志龙逗得脸红。”

“装醉是个好办法。”

“以后我也用这方式试试,我想泡新认识的闵孝琳。”

“那我就泡达拉姐吧。”

END